写在前面

这里声明一点,本系列中的英王们有很大一部分只是英格兰的国王,而不是现代意义上英国的国王或者女王。

因为西元1707年以前,英格兰和苏格兰一直都是两个独立的国家,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里,两国一直是一对冤家对头,死不对眼,之间战事不断。直到西元1707年5月1日,两国才正式合并为不列颠联合王国,现代意义的英国的雏形才真正地产生。

而不列颠则是英国主岛的名字,包括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威尔士于西元1535年并入英格兰王国)。

此后在西元1800年通过的联合法案,使得联合王国合法地吞并了爱尔兰王国,自此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诞生。

因为爱尔兰人一直认为自己是后娘养的(而事实也是),一战后,爱尔兰人民的独立倾向和民族主义情绪加速蔓延,到西元1921年,爱尔兰宣布独立,但是北爱尔兰的6个郡却永远留在了英国。这也就是为什么爱尔兰共和军们不断闹事的原因。倒退二十年前,你要是在北爱首府贝尔法斯特的大街上,大喊我爱大不列颠,女王万岁之类的话,十有八九会挨上一黑枪。

从西元1927年起,英国的全名正式定为现在的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关于英国本土疆域的这些变化,本书会有详细的介绍。因为无论从人口,经济还是文化上,一直以来英格兰都是英国的主体,并且中文里的“英国”一词也是源于英格兰,所以最先进入我们眼帘的正是这些英格兰的国王们。

第一卷 最后的征服者

这是一本关于英国历史的书,可我们得先从一个法国人开始说起。

他的名字叫威廉,很简单也很好记,法国诺曼底人。前半辈子的职业是诺曼底公爵(有权的那种)。西元1066年,他带兵入侵了英格兰,升职成为英格兰的国王。

在英国的历史上,他被称为威廉一世(William I),而在法国的诺曼底,他则被称为威廉二世(谁让他在诺曼底还有一个叫威廉的祖宗)

威廉本人没有想到这次成功的入侵,不仅仅是他人生辉煌的顶点,给自己赢得了王位和征服者的称号,而且也成为整个英国历史的转折点。

在西元前8世纪到西元11世纪的将近2000年里,从凯尔特人,罗马人,到盎格鲁和撒克逊人,再到丹麦人和诺曼人,英格兰成了一批又一批外来户开荒探险,移民定居,扩张侵略的对象。那真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城头变幻大王旗。

但这一切都在西元1066年画上了句号,从那一年到近1000年后的现在,英格兰以至后来的大不列颠王国(即英国)再没有受到过大规模的异族入侵(除了少数几个外国王孙贵族跑来抢码头),就连拿破仑和希特勒这样的强人都无法踏上英国本土一步。此后英格兰的实力在各方面得以全面发展,为日后的日不落帝国积蓄了力量。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征服者威廉之后再无征服者!

 

第一部恩恩怨怨,法兰西

第一部人物简介

主角们

征服者威廉:第一部的主人公,因为年纪太小,在此章中戏份不多

宽宏的罗伯特:诺曼底公国第六代公爵,征服者威廉的父亲,属于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倒在沙滩上的那种人。个人感觉这哥们做人从不吃亏,不知道他这个宽宏的外号,是哪个马屁精给起的。所以我们还是省了他的外号,直接叫他罗伯特吧。

荷丽芙:征服者威廉的母亲。昙花一现式的女主角。这辈子除了勾搭上罗伯特,生下了征服者威廉外,也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不过,做为一个中世纪的穷家女,她也算是实现人生价值了。

亨利∙卡佩:法国卡佩王朝的第三任国王,征服者威廉的表叔,在威廉的前半生里,扮演着亦敌亦友的角色。

罗伯特∙卡佩:法国卡佩王朝的第二任国王,亨利∙卡佩的父亲。同样也叫罗伯特,不过这个罗伯比较特别。至于怎么特别,详见本章。

康斯坦丝:罗伯特∙卡佩的妻子,法国的第一夫人。在她的身上,能让我们领悟到那种由爱生恨,而产生的歇斯底里般的强大破坏力。

配角们

休∙卡佩:法国卡佩王朝的第一任国王,罗伯特∙卡佩的父亲。他亲手给儿子包办的婚姻,害了儿子的一辈子。

罗洛:诺曼底公国的创始人,带着北欧的乡亲们,一路来到法国淘金。不过他的第一桶金,是从他未来老丈人的家里挖出来的。

查理三世:法国卡洛林王朝国王,罗洛的岳父,人称糊涂查理。不用解释,冲这个外号,他就是一个昏君。

伯莎,苏珊娜:身份暂时保密,能看下去的朋友自然会知道。

萊夫·埃瑞克森:一个北欧海盗头的儿子,他的一次航行,在不经意间创下了一个伟大的记录。

龙套们:

几位被一笔带过的罗马教皇,

短命的诺曼底第五代公爵,理查三世

罗伯特∙卡佩的另外两个儿子:休∙马格努斯∙卡佩和小罗伯特∙卡佩

杀手甲:一个身怀绝技的杀手,而他的目标到底是谁呢?

友情客串

哥伦布、莫纳和梵高

如果按国产电影报幕的方式,以上各位都得加个黑框,不过这里就省了。

好了,人物就介绍到这里,大幕拉开,灯光音响各就各位。

 

1.艳遇

时间:西元1027年,地点:法国,法莱斯(Falaise,在法国西部诺曼底地区)。

现在人们可能更多地知道这个小镇,是因为九百多年后的西元1944年,在这里爆发了一场运用匝口袋(俗称关门打狗)战术的战役,史称法莱斯口袋战役。包括3个坦克师在内的德军8个师,在法莱斯被盟军合围包了饺子。

然而西元1027年夏天的法莱斯却是一如既往的一派美丽田园风光。此时站在城堡塔楼里的诺曼底公爵罗伯特一世(Robert I),正俯视着他治下的这个小镇。

年轻的罗伯特非常喜欢这里恬静而和谐的氛围。比起大城市的喧嚣,他更倾心于这里乡野间油画般的意境。

刚刚接过父兄手中枪,即位诺曼底第六任公爵的罗伯特,就跑到自己公国的西京卡昂20英里(1英里约等于1.6公里)外的法莱斯来避暑休假,也实在是想暂时远离那个是非之地。因为就在年初,罗伯特的哥哥,也就是刚刚即位为第五任诺曼底公爵的理查(Richard )突然非正常死亡了(据说是食物中毒)。

于是别有用心的人士大肆渲染,说理查是被毒死的,而且暗指凶手就是罗伯特。很快罗伯特就得了个新外号:

恶魔罗伯特(Robert the Devil)。

放到现在,这肯定是一个让美国摔角运动员为之奋斗不已的名字,但是在基督教盛行的年代,把你说成是恶魔,你基本就成为人民公敌了。如果你是个普通人,不出意外的话,人民群众会自发地为你举办一场篝火晚会,然后把你放在上面烤了。

身为一国之主,罗伯特当然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但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失去了父亲和兄长两位至亲,还背上了弑兄篡位的骂名,对于才27岁的罗伯特来说,内心的煎熬比把自己放在火上烤还难受。

出来散散心吧,什么猜忌、谩骂、诡计、阴谋,统统抛到脑后。这一刻他只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清净,欣赏着眼前的青山、绿水、乡村,还有……女人的大腿!

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大腿?本人严肃地声明,据某些史料的记载,这时确实出现了女人的大腿,而且还是一个漂亮女人的诱人大腿。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就是这双腿马上就要踢开历史崭新一页的大门了。

原来在挨近城堡的地方,有一家皮革作坊。作坊的主人老皮匠有一个美丽的女儿,这天刚巧在后院给皮革上色。在欧洲中世纪给皮革上色,要把皮革放进混有染色剂的水中,然后用脚不断地踩,直到颜色深深地沁入到皮革中。

那天姑娘就在干这个活。要知道中世纪的女人都穿着很肥大的裙子(大家在电影电视剧里应该都看到过),干这活得把裙脚提起来,要不连裙子一起也染了。

可能是那天热了一点,姑娘把裙子提得挺高,在沁着皮革的大木桶里是又蹦又跳。那架势着实撩人,快赶上巴西热情奔放的桑巴舞了。

这边在城堡上的罗伯特看得眼睛都快掉出来了,急忙派侍从去查清这是谁家的姑娘。

很快罗伯特就得到了答案。

姑娘是老皮匠福尔伯特(Fulbert)的女儿荷丽芙(Herleva),芳龄二十有四,至今未婚。

望着下面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和她不断飘来的含情脉脉的眼神,罗伯特醉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当时,荷丽芙是知道有个贵族(也许不知道是公爵大人本人)在城堡上正朝她那个方向看呢,而她的一切举动就是为了吸引罗伯特的注意。毕竟这是她改变自己命运的一次大好机会!

美女的勾引,你能挡得住吗?罗伯特不是柳下惠,他也不知道谁是柳下惠。他只知道此刻自己想得到这个女人,而且是非常地想。

于是侍从带着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使命去见荷丽芙――拉皮条。

在转达了主子的爱慕之情后,侍从直截了当地向荷丽芙表示,今夜城堡的后门为她打开,会有人直接带她到公爵大人的卧室,去“欣赏”公爵的收藏。

荷丽芙终于于等到了这一天,多少次地守望,倾慕自己的白马王子终于来了!

作为一个皮匠的女儿,不出意外的话,荷丽芙只能嫁给一个石匠,铁匠或者屠夫这类同一阶级的人,估计一辈子和贵族在一张桌子吃饭的机会都没有。

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但也不能就这么痛快地答应了。荷丽芙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她决定冒个险。

荷丽芙拒绝了当夜的邀请,并声明绝不会以这种方式幽会。要约会也可以,她要正大光明地在白天从城堡的正门进去。

这个要求在当时是有点过分的。因为无论是按照历史传统还是国际惯例,当情妇,二奶或者小蜜压根就不是件正大光明的事情。

那有人可能会问,直接下聘礼娶了做小妾不就成了。在我们常说的万恶的旧社会,有钱人发挥主观能动性,想娶多少个就娶多少个。朝廷除了对驸马管得严一点外,对地主小老婆的编制,从来没有任何明文限制,更别说是一个王宫贵族了。

可是在中世纪的欧洲,不管你是有钱的没钱的,有权的没权的,天主教规定就是一夫一妻制,连离婚都不行。

当然也有例外的,我们以后会看到一个猛人,为了离婚,和情妇结婚,跟罗马教廷彻底闹翻,使整个英国都脱离了罗马天主教。

所以基本上讲,中世纪欧洲的情人是几乎没有希望转正的,一辈子都是编外人员,因为编制只有一个,除非是死了续弦。

那么当不成小三,只能退而求其次当二奶,三奶了,而且权益还不受法律保护,生的孩子都没有继承权,等会我们会说到继承这个问题。

所以本来应该是地下或者半地下的偷情,荷丽芙却要大张旗鼓地进行,让地球人都知道(当然也包括罗伯特的老婆)。

可是荷丽芙清楚,虽然这么做有可能会使自己丧失一个宝贵的机会,但现在也是自己有着最大话语权和可以讨价还价的时候。因为毕竟罗伯特还没有得到她。

她懂得一个得到满足的男人到时候可就不那么听话了。

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是盲目的,罗伯特很痛快地答应了这个要求。事实证明荷丽芙的判断是准确的,而且要价似乎还有点低。后世有一个女人用同样的手段吊着一个国王的胃口,不过她的目的是要成为王后。

这里不尽让我想起了冯梦龙老先生那句高度概括了男人情感世界的至理名言: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呀。

第二天荷丽芙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裳,骑上一匹高头大白马(估计是借的),昂首挺胸地直奔城堡大门而来。

马上全镇的人都知道这件新闻,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清楚荷丽芙去干什么。毕竟在那个时代,一国之主不可能是为了体察民情,解决群众的实际生活困难,而邀请一位年轻貌美的平民女性来城堡做客聊天的。

于是当荷丽芙在众人的瞩目下,进入城堡正门的那一刻,一个光明正大,官方认可的二奶诞生了。

这一天罗伯特终于和荷丽芙见面了。

慢慢长夜地等待,在那一刻,所付出的一切和即将付出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了。罗伯特此刻还不知道,这个闯入他生命中的女人会给他和他的国家最终带来什么。

这不仅仅是一次艳遇,也是一次改变历史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