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法国国王的罗伯特∙卡佩在失恋后,可没有选择继续独身的权利和自由。特别是前两任妻子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子嗣,为了延续卡佩王朝的香火,他必须再婚。

 

西元1001年,罗伯特∙卡佩迎娶了第三任妻子,普洛斯旺(Provence)伯爵的女儿,年仅十五岁的康斯坦丝,史称普洛斯旺的康斯坦丝。

 

普洛斯旺,在法国东南部。濒临地中海,接壤意大利。这个在英国作家彼得∙梅尔(Peter Mayle)笔下优雅而美丽的地方,在中世纪就因其浪漫的氛围,而成为骑士抒情诗的发源地。

 

然而最让普洛斯旺闻名于世的,莫过于那里漫山遍野的紫色薰衣草花田和优质美味的葡萄酒了。康斯坦丝就来自于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

 

也许带有些许青涩和迷人的薰衣草的气息吧,年轻漂亮的康斯坦丝为罗伯特∙卡佩的生活重新带来了色彩和乐趣。

 

在婚后的十几年里,两人共育有七个儿女,而且各个都活到了成年(这在婴儿高死亡率的中世纪,是很不容易的)。

 

也许康斯坦丝还有点旺夫命,罗伯特∙卡佩在事业上也做得风生水起。

 

西元1016年,在十余年的军事和外交的努力下,罗伯特∙卡佩终于拿下勃艮第公国这片广袤而肥沃的土地(属于勃艮第王国的一部分,包括法国中部和东部的一些地区)。自此罗伯特∙卡佩在法国内部事务上发言的音量大了10个分贝。

 

按理说罗伯特∙卡佩也应该满足了,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女们,以及不断扩大的地盘,他还会渴望什么呢?

 

爱情,与伯莎的爱情!没错,这才是罗伯特∙卡佩真正渴望的!

 

可以说自从与伯莎分手后,罗伯特∙卡佩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她。

 

他多么希望这些年,和自己分享生活里一点一滴的是伯莎;分享每一次胜利的喜悦和失败的忧伤的是伯莎;分享自己慢慢地老去和渐多的皱纹与白发的还是伯莎。

 

他又多么想那些整日在后宫花园里,嬉笑玩耍的可爱儿女们,是他与伯莎的孩子呀。

 

罗伯特∙卡佩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用尽各种方式去获悉伯莎的近况,创造一切条件去与伯莎见面。

 

而这一切,康斯坦丝都看在眼里。可她却什么也没说。

 

做为一个男人,一个中世纪的法国国王,罗伯特∙卡佩活得很累。他需要自己的心理空间,他的生命中不会也不应该只有一个女人。康斯坦丝懂得这一点。

 

所以每次当罗伯特∙卡佩以诸如前线战事紧张之类的借口,一两个月都不回家吃晚饭时,康斯坦丝总是微笑着,把丈夫送到宫门口,嘱咐仆人为丈夫多准备巴黎的美食和换洗的衣物。

 

而罗伯特∙卡佩则多少带有些内疚地,却义无反顾地,上马转身去找伯莎了。

 

如果就此认为康斯坦丝是个软弱温柔又贤惠包容的女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普洛斯旺的女人有着她的底线。不幸的是罗伯特∙卡佩很快就会触犯这个底线了。

 

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地下恋情后,罗伯特∙卡佩开始对这种两地上班的生活厌倦了。其实他完全可以游刃有余地游走于康斯坦丝和伯莎之间。康斯坦丝不会指责他,其他人也不会指责他。

 

因为在那个年代,身为国王或是贵族,你要是没有个情妇、二奶或是小蜜做点缀,别人很可能认为你有问题,有那方面的问题。

 

但是做为精通音乐和文学的艺术家,罗伯特∙卡佩是个理想主义者,他追求完美,无论是对艺术还是对生活。

 

他不能满足于偷偷摸摸或是正大光明地去搞婚外恋。罗伯特∙卡佩觉得这样下去对他自己和伯莎是不公平的,对康斯坦丝可能也是不公平的。

 

他的爱情需要尊严,而不仅仅是暗地里的缠绵。

 

即便是再甜蜜的婚外恋也抵不上平淡的婚姻,因为前者只能永远躲在后者的阴影里。

 

罗伯特∙卡佩终于下定了决心,并且做出了他这辈子最疯狂最荒唐的事。

 

又一次罗伯特∙卡佩说要出差离家一段时间。像往常一样,康斯坦丝将他送到宫门口。她隐隐地感觉到这次丈夫有些异样,一种不详的念头悄悄地浮上了心头。

 

不出意料,罗伯特∙卡佩又去找伯莎了。

 

不过不同于以往,这次两人决定一起去趟意大利。旅行的内容当然不只是游山玩水和偷欢。

 

最终的目的地是罗马,而最终的意图是复婚。

 

罗伯特∙卡佩早就想好了。现任的教皇本笃八世(Benedict VIII)是个老好人。而且在对付不断入侵意大利南部的阿拉伯人的问题上,本笃八世需要法国这样的强国支持。

 

所以罗伯特∙卡佩完全有信心能说服教皇,宣布自己与康斯坦丝的婚姻无效,然后再和伯莎结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也许自己和伯莎还能在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直接举行婚礼。

 

罗伯特∙卡佩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却忽略了整个事件里一个最关键的人物――他的现任妻子康斯坦丝。

 

康斯坦丝虽然身在巴黎,可是对在罗马的丈夫的所作所为却了如指掌。当康斯坦丝得知罗伯特∙卡佩在罗马正上窜下跳地打通关节,要和自己离婚的时候,康斯坦丝终于愤怒了。

 

你罗伯特∙卡佩可以不回来吃晚饭,可以不回家过夜,你甚至可以在孩子的生日宴会上不出现。但是康斯坦丝怎么也没想到罗伯特∙卡佩居然能抛弃整个家庭,带着前妻兼情妇,跑到教皇那里去闹离婚。

 

要是真让罗伯特∙卡佩和伯莎复婚成功了,不光是康斯坦丝要失去王后的宝座,理论上连她的孩子都变成了私生子,失去继承王位的权利。

 

到那时康斯坦丝就得像苏珊娜,像伯莎之前那样,凄然地离开法国,而且她会比前两者输得要更惨,因为她还得带着她被黑户的孩子们走。

 

可是康斯坦丝不是苏珊娜,也不是伯莎。这个来自葡萄酒和薰衣草故乡的女人,不只懂得做个贤妻良母,她更懂得怎样保护自己和孩子的权利。

 

她不是一个绝望的主妇,或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多年来的容忍和纵容,却换来了今天的结果,残酷的现实让康斯坦丝终于做出了她人生中一个最重大的决定。

 

罗伯特∙卡佩马上就会尝到,这个他伤害的女人所爆发的愤怒给自己带来的苦头了。

 

一天,康斯坦丝召集了三个儿子开了一次家庭会议。三个儿子分别是长子休∙马格努斯∙卡佩,次子亨利∙卡佩和老儿子小罗伯特∙卡佩。

 

家庭会议是以母亲对孩子父亲的声泪俱下的痛斥开始的,当三个小王子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无不从开始的震惊变成了后来的震怒。

 

一般来讲这种父亲出轨的情况,孩子都会向着母亲一方,更何况还涉及到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

 

见到孩子们都站在自己一边,康斯坦丝终于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坑你们的爹!

 

毕竟这种儿子跟着母亲造老子反的事,在法国还是史无前例的。三位王子开始时多少有些犹豫不决。但当他们看到母亲含泪的略带乞求的眼睛,想到父亲对他们母子冷酷无情的做法,终于支持了母亲的决定。

 

最后家庭会议在孩子们高呼“打倒爸爸”的口号声中圆满结束了。

 

会后三个王子立刻召集自己的部下,揭起反旗,开始攻击那些支持罗伯特∙卡佩的贵族和城镇。

 

于是一场离婚大战,就此开打。

 

要知道三位王子都是有自己的封地和军队的,特别是老大休∙马格努斯。按照卡佩王朝的传统,一般都会封王太子为一字并肩王(Co-king),以保证老国王死后,政权能平稳地过度。而休∙马格努斯从十岁开始就已经是一字并肩王了。虽然这种册封只是名义上的,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号召力。

 

所以很快王子们领导的叛军就占了上风。而此时罗伯特∙卡佩在罗马也听到了这个坑爹的消息。

 

本来罗伯特∙卡佩几乎马上就能说服教皇同意他的离婚申请了,却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温顺娴静的康斯坦丝,会在这个关键时刻带着孩子们搞窝里反。

 

要江山还是要美人的难题,再一次地摆在了罗伯特∙卡佩的面前。

 

而这一次他再次地让伯莎失望了。

 

罗伯特∙卡佩不得不终止没办完的离婚手续,抛下伯莎赶回法国平叛。

 

而伯莎则忧伤的,但又多少带有些希望地离开了罗马,回到了自己儿子的封地布洛瓦(Blois)。在那里,她将静静地再次等待他的心上人罗伯特∙卡佩的到来。

 

然而这次的等待却变成了永远的等待,战事缠身的罗伯特∙卡佩再也没能回到伯莎的身边。

 

你来,或者不来,

我就在那里,

一生守候。

 

伯莎终生未再嫁,老死在布洛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