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伯莎的罗伯特∙卡佩刚赶回法国,就投入了与儿子们的激烈战争之中。而且战事进行得很不顺利,他曾一度被儿子们赶出了巴黎。

 

此时罗伯特∙卡佩和康斯坦丝的婚姻,已经彻底从美酒变成了毒药。仇恨在两个人的血液里快速地蔓延着,渗透着。这种仇恨在战场上通过双方将士们飞溅的鲜血得到了某种程度的宣泄。

 

不过很快仇恨就被更大的悲伤所代替了。

 

西元1025年,悲剧发生了。大王子休∙马格努斯在出征攻打自己的父亲时,不慎从马上摔了下来,不治而亡。成为这场家庭战争中的第一个牺牲者。

 

罗伯特∙卡佩痛苦地发现,自己失去了一个敌人的同时,也失去了一个亲人。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双方谁都没有力量,同时也都没有强烈的意愿去消灭对方。这场内战就这样在夫妻间的和和吵吵,在父亲对儿子的谩骂,儿子对父亲的抱怨中,有气无力地时断时续。

 

直到西元1031年7月20日那一天。

 

就在这一天,在巴黎东南不远的默伦(Melun),年近花甲的罗伯特∙卡佩终于在与妻儿进行了多年的内战中,耗尽了自己最后一丝精力。他带着对伯莎的思念和亏欠,带着对妻子和儿子们爱恨交加的复杂情感,离开了这个纷争的乱世。

 

可以说罗伯特∙卡佩不是一位好丈夫,也不是一位好父亲,甚至不能说是一个好的情人。

 

但是这一切在他离开的那一天似乎变得都不重要了。因为妻子失去了丈夫,儿女们失去了父亲,伯莎也失去了她的爱人。不论此前罗伯特∙卡佩做得是好还是坏,他都曾认真地去做过。

 

这场由离婚引起的法国内战,终于以罗伯特∙卡佩的离世而告一段落。

 

然而捍卫了婚姻和儿女的权利的康斯坦丝并不是胜利者,避免了法国进一步分裂的罗伯特∙卡佩也不是胜利者,自然那个在布洛瓦苦等着没有结果的伯莎更不是胜利者。

 

因为在这场婚姻的悲剧里,根本就没有胜利者。

 

康斯坦丝自然也不认为自己是胜利者,虽然罗伯特∙卡佩死了,但是她的另一个心愿并没有实现。

 

那就是让老儿子小罗伯特∙卡佩即位。

 

在长子休∙马格努斯死后,罗伯特∙卡佩决定让老二亨利接过法国国王这个铁饭碗。而康斯坦丝对这个人事安排却相当不满。

 

因为康斯坦丝在与罗伯特∙卡佩长期痛苦不幸的婚姻中,逐渐养成了两个凡是的行为准则:那就是凡是罗伯特∙卡佩喜欢的,她都不假思索地讨厌;凡是罗伯特∙卡佩赞成的,她都无条件地反对。

 

换句俗话说,就是罗伯特∙卡佩指东,她偏往西;罗伯特∙卡佩打狗,她偏骂鸡。

 

而这个准则也同样适用于儿子身上。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当时家庭的主要矛盾是夫妻和父子之间的矛盾。康斯坦丝还要利用老二亨利∙卡佩去对付他老子,所以,虽然她心里希望小罗伯特而不是亨利即位,但是这个次要矛盾只是在一定程度上发酵着,并没有过于表面化。

 

但是随着罗伯特∙卡佩的死去,次要矛盾逐渐变成了主要矛盾。

 

在亨利∙卡佩即位没多久,康斯坦丝终于开始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

 

被从背后捅刀子,而且拿刀子的还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亨利∙卡佩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很快亨利∙卡佩就被赶出了巴黎。

 

残酷的现实和亲人的背叛让年仅23岁的亨利∙卡佩认识到一个无情的真理。这就是面对权利的诱惑,即便是最亲的父母兄弟也靠不住,一切只能靠自己。

 

在国王这条职业道路上,所有的从业者注定都要孤单寂寞地一个人走下去。

 

虽说一切要靠自己,可眼下手里兵穷将寡,亨利∙卡佩也还得找人帮忙。

 

于是他选择了离巴黎不远的诺曼底。倒不是因为亨利∙卡佩和诺曼底公爵罗伯特(主人公征服者威廉的父亲)有着表亲关系。这年头连父母兄弟都能成为敌人,你还能指望一个表哥为你赴汤蹈火吗?

 

但是亨利∙卡佩知道罗伯特一定会帮助他,因为罗伯特是个地道的买卖人。

 

所谓买卖人,无利不起早。你只要能让他赚到便宜,什么都是可以交易的。

 

这不,当亨利∙卡佩向罗伯特说明了此次的来意,希望借兵帮忙打败自己的老妈和兄弟后,罗伯特就开始对着桌上的一张地图,陷入了沉思。

 

“我听说威辛(Vexin)的土地肥沃,麦子长得很好。秋天里风吹麦浪的景色一定很迷人吧!” 罗伯特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对了,威辛的埃普特河今年发水了没?”

 

别看亨利∙卡佩年纪轻,可他在和老爸老妈与亲兄弟的斗争中,早就锻炼成一个老辣的政治家了。他一听就知道罗伯特是看中了威辛地区,想以此作为出兵的条件。

 

于是亨利∙卡佩马上表示,“只要哥哥您出兵,帮兄弟我打我妈,事成之后,威辛就归您了。”

 

按说亨利∙卡佩出的价码并不算低,可是罗伯特似乎还是有些不满足。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亨利∙卡佩的支持。

 

亨利∙卡佩一看罗伯特不表态,心里一边暗骂这个表哥狡猾狡猾的,一边还得继续表示诚意,“要是还有什么兄弟可以做的,您就只管说,兄弟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罗伯特等的就是亨利∙卡佩的这句话。

 

于是罗伯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一块心病。

 

原来罗伯特一直在为自己的独子威廉能否顺利地接班而发愁。虽然他使出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托关系走门子算是给儿子上了户口(教廷承认了威廉的诺曼底继承人身份)。又迫使手下的贵族们发誓在自己百年之后,拥护以威廉为中心的新的诺曼底领导班子。

 

但是罗伯特深深感到手下们的誓言实在靠不住,在那些看似毫无异议的沉默背后,隐藏的是强烈的不满和躁动的野心,这时常让罗伯特感到后脊背发凉。

 

所以罗伯特希望亨利∙卡佩能够支持威廉对诺曼底的继承权。当然这不能仅仅是简单的道义和精神上的支持。

 

如果只在威廉遇到困难的时候,站出来说两句:我仅代表法国政府和人民向你表示诚挚的问候和由衷的支持。那基本就是说希望你自己能挺下去。

 

而罗伯特要的是亨利∙卡佩在自己去见上帝后,在军事上和政治上能彻底罩着威廉。

 

这就等于是说,我这回帮你一次忙,不光你要把威辛做为报酬给我,而且以后还得帮我儿子一辈子。这绝对是个投入产出比很高的买卖,既有保底,还有分红,罗伯特不愧是个精明的买卖人。

 

对于这么一个苛刻的条件,亨利∙卡佩却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因为这个看似托孤的要求,在亨利∙卡佩看来基本上就是个空头支票。

 

且不说现在罗伯特年富力强,虽然比自己大几岁,但是有着牛一样的身板。撇开非自然因素,谁走在谁前头还真不好说。如果自己先见上帝了,那这托孤就自动作废了。就算自己命硬,那到时候就算不履行承诺,你罗伯特还能从墓里蹦出来找我算账吗。

 

可是亨利∙卡佩算计错了。几年以后,他就得为了这份承诺而赔上大把的银子(其实是银币)。

 

先不管以后是赔是赚,亨利∙卡佩的承诺换来了罗伯特实实在在的支持。

 

罗伯特马上出钱,出人,出武器,帮着亨利∙卡佩重整旗鼓。

 

由于诺曼底的支持,战争的天平慢慢地向亨利∙卡佩方倾向。最后小罗伯特∙卡佩被迫向哥哥妥协,双方得以和解。

 

但是小罗伯特∙卡佩并没有吃亏,他被册封为勃艮第公爵。正是因为这一册封使得勃艮第公国脱离了法国的统治长达400年之久。

 

小罗伯特∙卡佩得到了勃艮第,亨利∙卡佩也保住了王位。哥俩看上去都很happy。可是他们的老妈康斯坦丝并不happy。而且出人意料的是,康斯坦丝守着自己那不大一点的领地,继续对抗法国政府,和儿子叫板。

 

不仅如此,在几次被政府军击败后,康斯坦丝居然还摆出一副和亨利∙卡佩死磕到底的架势,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就是拒不缴械。

 

战打到这个地步就没什么意思了。兄弟都放弃对王位的要求了,而老妈还没完没了。亨利∙卡佩都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还要打下去。

 

可以说现在康斯坦丝的心态基本有点扭曲了,纯粹是为了争口气,才继续和儿子较劲。而这口气其实还是冲着死了的罗伯特∙卡佩的。

 

最后亨利∙卡佩实在受不了了。看来对付这个有点神经质的母亲,不来点邪乎的是不成了。

 

在围困了康斯坦丝的一块叫普塞特(Le Puiset)的领地后。亨利∙卡佩放出话来,如果老妈再不投降,他就要屠城。

 

这回康斯坦丝终于屈服了,正式向儿子投降。

 

自此,这场旷日持久的家庭大战终于收官了。而法国也为此折腾得不成样子。

 

失去了奋斗目标和较劲对象的康斯坦丝,在三年后的西元1034年,失意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康斯坦丝死后,与罗伯特∙卡佩合葬在专门安葬法国国王的圣丹尼斯圣殿教堂(Basilica of St Denis)。

 

不管生前两人如何争吵,如何相互憎恨,甚至兵戎相见,最终他们永远宁静和平地躺在一起了。

 

死而同穴,也算是有始有终吧。

 

罗伯特∙卡佩和康斯坦丝的婚姻虽然很不幸,但是并没有影响他们下一代的婚姻观。

 

其中二女儿阿黛勒(Adela)先是嫁给了诺曼底的理查三世(诺曼底公爵罗伯特的哥哥,威廉的伯父)。可惜小两口新婚的热呼劲儿还没过完,理查三世就非正常死亡了。

 

按照稀缺政治资源再利用的原则,阿黛勒公主又被重新摆上了欧洲国际婚姻市场的“货架”。

 

守寡一年后,阿黛勒公主改嫁给佛兰德斯伯爵鲍德温五世(Baldwin V of Flanders)。

 

对于卡佩家族来说,这个鲍德温五世可不是外人。他就是罗伯特∙卡佩的第一任妻子苏珊娜大妈和前夫的嫡亲孙子。如果按照中国传统的排辈习惯,鲍德温五世和阿黛勒应该是差着辈份的。

 

但是先辈们的恩恩怨怨,并没有妨碍这对幸福的夫妻过得春光灿烂。

 

而他们的独生女儿玛蒂尔达(Matilda)后来嫁给了诺曼底的第七任公爵,也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征服者威廉。

 

当然现任的诺曼底公爵罗伯特不可能知道,他这次出手相助的亨利∙卡佩竟然还是他未来儿媳妇的娘家舅舅。

 

现在,他只知道一个硬道理,就是助人为乐先得自己有的乐。

 

所以刚刚打败了法国的叛军,罗伯特就找到亨利∙卡佩要账。做为一国之君,亨利∙卡佩自然也不能食言,痛痛快快地把威辛送给了罗伯特。

 

得到了威辛地区和那里美丽麦田的罗伯特终于乐了。

 

很多很多年以后,有两位年轻的法国印象派画家同样被威辛地区的麦田风光所吸引,并以此为题材创作了闻名世界的油画。

 

这两位画家,一个叫莫奈,一个叫凡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