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持续了两三百年的维京时代里,维京人划着不大的长船,沿着欧洲的江河湖海,搞渗透式的抢劫。许多欧洲国家都因此倒了血霉,这就包括法国和英国(当时还叫英格兰)。英国的事我们以后再说,先让我们看看法国。

 

从西元九世纪起,法国就不断地受到维京人的骚扰。早期维京人还是打完就跑的游击战术。可是后来有一批维京人发现法国西北海岸地区,土地肥沃,风调雨顺,交通还便利,划着船从北欧顺着洋流一出溜就到了。而且那里还有大片的阳光海滩,没事还能搞个沙滩排球,晒晒阳光浴什么的,有益身心的健康活动。

 

于是维京人携妻带子,拉着锅碗瓢盆干脆就在法国西北的海岸地区定居下来了,从海盗成功转型为土匪。

 

而此时统治法国的卡洛林王朝(Carolingian dynasty)正在极速衰落,可谓是风雨飘摇。王朝再也不见当年查理曼大帝时的鼎盛景象。

 

法王查理三世(Charles III)内忧外患,自己一头大包还管不过来呢,跟维京人实在是再也折腾不起了。

 

于是查理三世在西元911年提出只要维京人以后别再打劫,就给他们发良民证和法国绿卡,并让他们在西北海岸地区建立自己的公爵国。不仅如此法王还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维京土匪头子罗洛(Rollo)。

 

条件是,这伙维京人要保证以后担负起法国西部海防的任务,不能再让别的维京人入侵法国了。要说这个条件还是蛮优惠的,可没想到查理三世又提出了一个苛刻的要求。

 

以罗洛为首的维京人必须皈依基督教。

 

其实查理三世的意思很单纯,就是想通过基督教的教义,去约束这帮无法无天的维京人,让他们改掉原来的土匪习气。

 

虽说基督教和维京人原有的宗教信仰有着本质的冲突,但是罗洛却非常痛快地答应了这个协议。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大多数维京人都是务农的出身,在北欧那种一年有大半年都下雪的地方,土里刨食实在是不容易,否则好好的,谁会拖家带口地出来当强盗。

 

现在法国政府对他们这些流民给予了承认,他自己一个村长起家的强盗头子不仅变成了公爵,还当了法王的驸马。这么好的事情实在是打着探照灯也难找。

 

至于信仰,北欧原本有着一整套类似于希腊神话的神袛系统,哪个神负责哪一摊,都有明确的分工。在北欧那一亩三分地,基本上大家都拜包括奥丁和雷神索尔在内的十二位主神。(2011年上演的美国动作大片《雷神索尔》讲的就是北欧奥丁神的儿子索尔的故事)。

 

可是自从维京人出道干了打劫这一行后,他们的世界观也发生了变化。维京人逐渐认识到这样一个道理: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能靠神仙和皇帝,要创造手中的财富还得靠我们自己。

 

此时与其说这帮海盗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不如说他们更信奉实力和金钱的力量。

 

所以罗洛心想,既然现在到了法国这片由上帝管辖的地盘,估计北欧的大仙们也不能再罩着自己了。不如索性入乡随俗,见庙烧香。管他天神地神,能保佑发财的就是好神。再说老子大风大浪地都过来了,加入基督教不就是脱光了,在水盆里浸一下吗,还能把老子淹死不成。

 

于是罗洛很愉快地信了上帝,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

 

终于这帮维京的土匪们又成功地转型成了政府的正规军,在法国西北海岸创立了公国,建都鲁昂(Rouen)。

 

有意思的是,据说在罗洛和查理三世会面签订条约时,还发生了一个意外的小插曲。

 

在双方签完停火条约后,看在公爵宝座和美丽的法国公主的份上,罗洛对未来的老岳父查理三世还算是尊敬有加的。可是接下来的一项表忠心的程序,却让罗洛实在不能接受。

 

因为效忠人必须亲吻法王的脚以示忠诚。

 

罗洛当即表示自己没有恋足癖,也不会向任何人屈膝下跪。最后双方妥协,罗洛命令一名手下大将代替自己亲吻查理三世的脚。

 

而这位维京将领只认罗洛,哪里认什么法王、护法的,自然也不愿意下跪。不过他明显是个具有逆向思维的人,心想规定只说是让吻脚,可没规定怎么去吻。

 

于是这哥们二话没说,过去先一把抓住查理三世的脚脖子,把他尥了一个四脚朝天。然后把查理三世的脚端到自己的嘴边吻了一下。(这种吻脚的镜头,似乎常常在爱情动作片里见到。)

 

罗洛一见,大怒,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小样的,这是巴黎,不是咱屯子,别那么放肆!” 然后马上过去扶起法王,表示道歉。

 

查理三世吃了这么一个哑巴亏,也不好发怒。为给自己解嘲,还连说:“贤婿手下很彪悍嘛,寡人喜欢,寡人喜欢!”

 

总之最后维京人都欢天喜地地拿到了法国绿卡,保证以后再也不给政府添麻烦了。而查理三世也算是解决了一大内患。

 

其实法国的这种以土地换和平,变匪为兵的策略,有点像中国古代的招安。不过以后法国的国王们要少不了为这个诺曼底公国头痛了。

 

此后定居下来的维京人和当地法兰克人通婚,慢慢形成了一个新的种族――诺曼人(Norman,有北人的意思,为了表示他们的祖先是从北边来的)。

 

而这个公国就叫做诺曼底公国(Normandy,诺曼人的地方)。

 

诺曼底公国建国不久后,查理三世就战败被俘。罗洛虽然出兵相助岳父,但也是难以挽狂澜于即到。很快查理三世被囚禁至死,法国的卡洛林王朝也变得名存实亡。到了西元987年,更彻底地被休∙卡佩的卡佩王朝(Capetian dynasty)所取代。

 

罗洛和他的后继者们虽然名义上还臣服于后来的法王和卡佩王朝。但是无论是在政治军事还是外交上,诺曼底公国俨然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公国不断地扩张,在鲁昂西边的卡昂又建立了西都,也搞了个两都制。

 

到了理查二世(Richard II,主人公威廉的爷爷,罗伯特的父亲)统治时期,诺曼底公国达到了空前繁荣。领土不断扩大,内部巩固,人民富庶。人们的吃穿用度基本赶上巴黎的流行时尚了。

 

虽然衣食无忧,但是此时诺曼底的高干子弟们并不感到满足。他们开始厌倦了贵族生活,觉得活得还是不够刺激。难道人生除了吃喝嫖赌,就没有什么更高大上的追求了吗?

 

高干子弟们思来想去,终于找到了一个对他们来说更有意义的活法――当海盗去抢劫。

 

于是贵族子弟们纷纷自发地组织起队伍出海,沿着维京先辈们曾经走过的足迹,重走“长征”路。

 

其中一伙诺曼人到了意大利南部,发现那里几波人马正相互打得厉害。各方都缺人手,一看来了这么多能打的诺曼人,便纷纷开出高价拉他们入伙。于是诺曼人给别人当起了打工仔,做了雇佣军。

 

不过意大利的诸侯们很快就发现自己是在引狼入室。

 

过了没多久,当诺曼人对人头地理也熟悉了,打仗的手艺和技术也学到手了,便开始自立门户,当起了老板。

 

毕竟诺曼人身体里留着维京人强悍的血液,南欧人的小体格哪里是人高马大的北欧后裔的对手。很快诺曼人就占领了意大利南部以及西西里岛,建立了西西里王国。

 

同时,另外一批诺曼人则向北跑到苏格兰去抢码头。后来也逐渐和当地人融合,形成了苏格兰-诺曼人(Scoto-Norman)。

 

二百年后,其中一个苏格兰-诺曼贵族的子孙,率领苏格兰人民成功地打败了英格兰的入侵,使得苏格兰重新获得了独立。而他自己也成为了苏格兰的国王。

 

这个人叫罗伯特∙布鲁斯(Robert the Bruce)。也许他的名字并不为很多人所熟知。但是他有一位亲密的战友,却因为一部上个世纪90年代的电影而变得家喻户晓。

 

这部电影叫做《勇敢的心》,而布鲁斯的那位战友叫――威廉∙华莱士。

 

在这部感动万千人的电影中,那个与威廉∙华莱士并肩作战,而后来其父又出卖了华莱士的苏格兰贵族,就是罗伯特∙布鲁斯。

 

但是历史是不是真的是这样的呢?等我们讲到那里时,自然会找到答案。

 

而此时的诺曼底公爵罗伯特,并不知道原来那些和自己一起花天酒地的哥们,在意大利和苏格兰是怎么拼搏奋斗,发家致富的。他只知道,做为诺曼底的领导人,他有责任把诺曼底建设成为当时欧洲的现代化强国,为了这个理想,他会不断地努力。

 

比如像这次,通过支持法王亨利∙卡佩,罗伯特就得到了威辛地区。而后他又积极踊跃地干预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内政,并且收留了从英格兰逃来的表弟爱德华王子,帮他在诺曼底建立了流亡政府。

 

正是罗伯特的这一举措,使得三十多年后,他的儿子威廉可以理直气壮地入侵英格兰,去争夺英格兰王位的继承权。

 

最后在内外政局一切安定的情况下,感到很有成就感的罗伯特决定上路去耶路撒冷,为给儿子威廉上了户口而去还愿。

 

临走前,罗伯特温柔地抚摸着威廉的小脑袋,对他说“孩儿呀,爹地要去耶路撒冷上香,最多两年就能回来。你在家要听叔叔和大爷们的话呀。等爹地回来时,相信你肯定又长高了一头!”

 

罗伯特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和送行的队伍,转头上路了。

 

他想不到的是,他永远也看不到他的儿子威廉长大成人的那一天了。

 

西元1035年7月2日,在从耶路撒冷朝圣回来的路上,罗伯特病死在小亚细亚半岛的尼西亚(Nicaea,在今天的土耳其)。

 

那一年,威廉七岁。

 

有记载说罗伯特是被毒死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我们很快就会知道下毒人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