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FA已经向29个独立的学院信托基金托管委员会主席写信,这其中包括13个“有财务困难风险”的机构。

 

支付超过15万英镑给教育高级职员的教育机构,需要在两周内会向教育和技能监管机构解释他们的“基本原理”。

 

上周一加入ESFA的首席执行官Eileen Milner,根据2015-16年的学校财务报表,已经给29个独立学院的信托基金发出了这个要求。这些机构支付了至少15万英镑的个人薪水给他们的雇员。

 

另有一封信单独寄给了其中13个被认为有财务困难风险的机构。

 

这一举措是在上个月Tes对学院薪酬的调查之后进行的。调查显示,就算不把退休金考虑在内,几乎五分之一的那些薪水最高的教育机构领导者每年至少收入20万英镑。

 

这两封信寄给了这些学院的董事会主席。其中一封这样写道:“你提交的2015-16年度帐目表明你的薪水高于15万英镑。

 

“我以信托主席身份给你写信,要求你提供进一步的信息,说明你设定这个薪水水平的理由。”

 

它继续说:“你会知道,最近几个月来,纳税人负担的公职人员的薪酬受到了相当严格的审查。

 

“正当的”工资?

“虽然我承认很多信托机构为儿童提供高质量教育,工作非常出色,但信托机构有责任确保物有所值,薪金支付必须是透明的,相称的,合理的和合情的。机构有责任确保在制度中体现最佳做法,以确保问责制。“

 

第二封信则只寄给被认为有财务困难风险的学院,他说:“ESFA采取主动措施来评估风险,防止信托和学校出现财务问题。 “使用这种基于风险的评估方法,我们的观点是,从财务角度来看,您的财务情况可能是脆弱的,将来可能面临财务困难,因此,审查您的支出的所有方面,包括工资,至关重要”。

 

在“学院财务手册”的最新版本中,插入了一个新的段落,指出董事会必须确保其关于高管薪酬水平的决定遵循“强有力的循证程序,反映个人的角色和责任”。 根据这项义务,米尔纳女士要求“进一步提供有关您设定的薪酬水平和遵循正当程序的理由”。

 

这个回应可能包括:

l  个人的角色和责任

l  他们所面临的挑战水平:教育,财务和地理位置

 

Tes在三月份透露,学术界的信托机构几乎普遍拒绝提供他们为什么给学校领导大幅加薪的细节。 信中还说:“我相信你会明白,领取高薪的人一般也是决定薪水支付的人员,这就增加了非执行董事会成员独立审查的必要性,以确保薪水水平适合这所学校。“ 必须在12月15日之前答复。

 

教育部拒绝透露收到这封信的学院机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