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凯文·斯坦纳德(Kevin Stannard)是女子走读学校信托(Girls’Day School Trust)创新和学习的主管。

 

 

这位教育学家写道,对学习的速度过度关注有可能破坏对于智力开发和反思性学习的重视

杰米·汤姆(Jamie Thom)在上周的特斯(Tes)提请教育工作者关注,如果我们把教学的速度放慢,那么专业教学方面的好处自然而然会体现出来。加速学习进程的的推动因素包括日益增加的工作量和外界日益增长的期望(尤其是在评分和报告方面),课程内容的丰富性,以及外界对学校教学质量瞬间的判断诱惑(例如,学生在一堂课里有没有“快速进步”)。

 

从教学的角度来看,速度的束缚有可能破坏教学的重点,长期的智力发展,以及让孩子们有充分空间反思问题。

 

汤姆的这段讲话与英国最近提倡的“慢速教育”倡议的声音非常吻合,该倡议本身就是因为激增了课程内容和标准化考试而产生的,这是罗伯特·考维尔所说的教育大跃进,会带来“更广泛的心理和社会后果”。

 

这个倡议认为,过程才是学习的核心,或换句话说,我们如何教与我们所教的一样重要。学习就像一次旅程,如果我们总是选择捷径,那么经验的丰富性和深度可能会受到影响。这用中国的一句古语来综合,就是欲速则不达。

考虑到速度和参与度之间的因果关系,把事情放慢是不容易的。教师们通常担心比较慢的速度会引起学生的无聊和分心。但是,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填充,比较慢的策略可能会带来快捷的效果 – 延长讨论时间,花更多时间让教师与学生交流,丰富学生的活动。由于采取了这些措施,速度与参与度之间的关系不再是负面,更不用说对学习质量的影响了。

 

尽管如此,这个提倡慢速的教育运动的核心内容也是值得审度的。速度(无论是快还是慢)是我们真的应该关注的东西吗?有些人评判课堂质量的标准是速度,寻找快速的进步,那么他们关注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单位时间(课程的长度)中的一个客体(学生)所覆盖的距离(智力活动?)。也许恰恰相反,我们不应该把重点放在速度距离上,而是应该放在整个旅行的方向上。

 

物理学家把速度定义为物体改变位置单位时间的幅度。我的理解是,如果以极快的速度行驶的汽车将循环路线返回到起始位置,则其平均速度将变为零。 以狂热的能量为特征的教学涉及运动的速度,但不一定是它的方向。但是,不论是缓慢而刻意的,都不会不断前进,然后回到原来的地方。

 

在定义理想的学习“旅程”时,我们应该不用担心速度,甚至不应该全程的“距离”。相反,我们应该考虑位移的概念 – 这些对象(学生)从单位时间的出发点(智力)走过了多远。有效的学习,既像速度,但又不完全是速度,因为需要加入方向这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