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私立学校“老男孩”体制一直非常神秘,长期以来一直是英国传统和精英文化的代表。但是,正如亚伦·里夫斯和萨姆·弗里德曼这两位记者解释的那样,精英私立学校的校友在成为精英上继续享有非常真实的优势。

 

在英国当选总统的54位首相当中,有36名(67%)在英国的九所精英私校之一受过教育。 1861年,由政府发起组织了一个叫克莱登的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下列的“克莱登学校”被列为“伟大的学校”,成为孵化未来的国家领导者的历史摇篮。在19世纪至20世纪初,这些学校被广泛认为是英国精英的“首席托儿所”,毕业的校友在英国政治,法律,媒体,文化和军事舞台上分享权力。关于这个克莱登的由来,请参阅我们之前的文章。

 

今天,这些学校的独特特征 – 古典学术课程,独特的课外活动和寄宿学校结构 – 基本保持不变,毕业的校友继续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深远的影响。例如,“英国脱欧”的两个重要政治家 – 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和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都毕业于最有声望的克莱登学校之一的伊顿公学。

 

然而,虽然这些学校继续保持对其它学校的优势,但他们能够将他们的“老男孩”推向精英目的地的程度,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这种程度会有如何变化,这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未知的。在英国还没有提供回答这种问题所需的数据。

 

我们在最近的一篇论文中收集了非常全面的数据 – 在“英国精英谁是谁名录”中包含了过去120年的传记数据,这给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具体来说,它使我们能够首次探索英国精英学校与英国社会精英职位的关系。

 

我们认为,“英国精英谁是谁名录”更好地代表了精英阶层,因为这个榜单与1%超级富豪这样的定义不同,这个名录的涵盖更加广泛,包含那些站在权力和影响力金字塔顶尖的人物,而不仅仅是富豪。这个名录主要记录了位于高位的社会精英; 50%的收录人物是在达到突出的职业位置时被自动包括在内。例如,英国议员,法官和富士指数100的CEO。剩下的人选由顾问委员会根据值得注意的专业任命或拥有声望,影响力或显著名誉进行选择。虽然这个过程有其局限性,但至关重要的是它不受政治影响,不受金钱影响。

 

如果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个名录 – 看着出生在特定时代的人,例如1840-1844年,那么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的教育模式。在图1中,我们表示名录下的名人所在毕业学校的比例:克莱登Clarendon9所公学,HMC(著名的校长和校长协会盟下中的私立学校),所有私立学校)和所有其他学校。

从1840到1969这段时间内,收录于名录下的克莱登学校的毕业者比例有明显的下降趋势。在1840年生的人中,约有20%参加了这九所学校中的一所,而最近的比例下降到了8%。

 

但是,这不能说明在精英私校毕业的“老男孩”相对于其它学校毕业生所享有的相对优势。为了检查这一点,我们将克莱登校友与同一时段出生的所有人进行了比较。例如,在1845年至1849年间出生的人中,在克莱登学校读书的人比其他人收录于名录的概率高出约274倍。如果我们看看这个数据的最近的情况(1965年和1969年之间出生),我们确实看到差异的下降:出生于1967年的克莱登毕业生成为英国精英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67倍。

什么可能解释差异的大幅下滑?职业结构的变化可能是一个主要原因。例如,历史上军事和宗教精英都与克莱登的9所公学建立了长期的联系,所以大英帝国的衰落加上英国社会的世俗化,可能会减少克莱登校友的比例,过去“老男孩们”更有可能可以利用这条路线进入精英阶层。

 

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谁是谁”中的妇女人数。在数据涵盖的时间段,克莱登学校仍然是男校,而这个时间段精英女性人数的增加可能反映了克莱登校友面临的重大竞争。 职业结构的变化和妇女在英国社会中的转变作用似乎在克莱登学校的衰落中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这一百多年巨大的社会变革对学校差距的影响似乎是相当温和的。

 

看似英国精英学校培养社会精英的能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显著下降,显示出英国精英阶层对来自不同家庭教育背景人才的开放性的提高。然而,很重要的一点是,这种下降的背景是非常牢固且广泛的持久性。即使是最低的阶段,九个克莱登学校(所占学生比例不到500分之1)仍然培养了近十分之一的“谁是谁”的社会精英。 图3进一步说明了这种持续性,它展示了自2001年以来添加到名录人物的教育背景。这表明,在过去16年中,这些精英学校的新进入者比例保持相对稳定。

 

当前时代,克莱登“老男孩”仍然享有非常大的社会优势。在最新版本的谁是谁名录里,9%的人物来自克莱登学校,32%的学生参加了其他HMC学校。这仍然是一个巨大的,令人吃惊的,不成比例的数量;克莱登校友成为英国精英的可能要高于其他学校学生高达94倍。甚至与其他HMC精英学校的校友相比,这个比例依然高达35倍。 这说明,贵族精英学校的影响力显然超出了简单的学术范围。这些学校不仅仅是给“老男孩”毕业证书,他们也可能赋予他们一种特别的精英男性地位。这可能不再是过去英国绅士的陈旧风格,但是,可能会更广泛。 正如精英教育学者Shamus Khan所宣称的那样,“不是你在课堂上学到的,而是你如何学到”。这些学校继续培育宝贵的课外兴趣,特别是在体育,文化参与和品味方面。当然这些做法并不一定能保证进入精英阶层,但它们可能英国“老男孩”持续存在的重要因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