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英国国会议员将开会听取专家关于如何改善年轻人心理健康。以下是关于在教育和政治议程上迅速增长的问题的基本情况介绍

周二,国会议员将听取专家小组的有关改变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调查报告,专家成员包括儿童专员安妮·朗菲尔德(Anne Longfield),NAHT秘书长保罗·怀特曼(Paul Whiteman)以及儿童和青年精神健康联盟副主席Pooky Knightsmith。

 

听证会进一步证明,从学校教室到威斯敏斯特议会走廊,学生的心理健康已经成为所有对教育感兴趣的人共同关心的问题。

 

但是为什么每个人都突然谈到年轻人的心理健康呢?

因为越来越多的儿童和青少年似乎正在遭受心理健康问题的困扰。

 

全国儿童电话热线Childline最近透露,2016 – 17年度接受咨询的近30万名年轻人中,有22%的人关心自己的精神和情绪健康 – 比去年的8%提高了近三倍。

 

特别是到了每年的考试时间,民意调查显示,学生们正在努力应对压力。去年,对一千名16至17岁儿童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一半以上的人因为受到考试的“压力”而流泪,饮食失调。自我伤害,焦虑和抑郁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学生。去年接触Childline的22,400多名学生说,他们一直在考虑自杀。

 

这是因为现代的学生现在比过去更愿意谈论他们的心理问题吗?

部分是这个原因。心理健康活动家娜塔莎·德文(Natasha Devon)指出,典型的英国文化里并没有鼓励我们去谈论我们的感受。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感受并不存在,只是因为过去人们没有谈论心理健康问题,并不是说他们没有受到这些问题的困扰。 但也有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学生的压力比前几代还要大。

 

什么压力?

考试。从听力到A Level考试,这一代人的学校生涯正在经历一个看似无止境的高风险考验。去年在一项Tes和Mumsnet的调查中,43%的父母表示他们的孩子正在为未来担忧。而事实上,虽然压力已经很大,考试本身的不断变化并没有太大帮助。

 

接受调查的家长中有62%表示,从GCSE的A * -G成绩到1-9的数字成绩已经增加了孩子的压力水平。

 

还有别的吗?

有!考试远非今天学生面临的唯一挑战。互联网在多方面拓宽年轻人视野的同时,也开创了一个压力和焦虑的新世界。

 

社交媒体 – 无穷无尽的点“赞” – 意味着学生们即使离开了学校,也感受到来自朋友圈的压力。从本质上讲,社交媒体的存在是为了让人们炫耀自己最好的自我。对于不幸的青少年来说,这只不过是把自己的生活持续施压。而我们甚至还没有开始讨论网络欺凌的问题!

对于学生来说,这听起来有很多头疼的问题。政府在做什么呢?

去年十二月,政府发表了一份绿皮书,概述了增加青年精神心理经费和拨款的计划。该文件的建议包括在未来五年额外投入3亿英镑的资金。其中9500万英镑将用于资助高级心理健康专家,他们将协调学校对精神疾病健康的支持。还将用2.15亿英镑建立新的精神卫生支持部门,其作用将是改善学校与国家卫生系统之间的联系。

 

教育部门建议,这些小组的成员可以提供培训,在课堂上提供认知行为疗法。

 

学校里还有其他方式吗?

政府还承诺20万英镑,为每所中学提供精神卫生急救人员。这笔资金将用于培训3000名教师和助教三年以上。还计划在晚些时候把这个计划扩大到小学。员工将就就如何处理抑郁,焦虑,饮食失调和自我伤害等心理健康问题,以及如何给那些需要专业帮助的学生提供实用建议。

 

与此同时,学校还提供一系列的辅助方式,从幸福教训到正念禅修。

那些急需正规心理治疗的儿童呢?

这就是最大的挑战所在。根据儿童专员安妮·朗菲尔德的说法,政府所做的还不够。朗菲尔德女士的办公室估计,只有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有精神健康问题儿童去年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帮助。青少年精神卫生服务(Camhs)的资金削减意味着,在一些地区,有严重心理需求的学生可能会等待长达18个月的预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