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副总统拜登对中国现状的评价

我们先看一下拜登在5月13日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有关中国的评价:

原文:I love to hear people tell me how to use the vernacular ‘China is going to eat our lunch.’China is a great nation, and we should hope for the continued expansion. But ladies andgentlemen, their problems are immense, and they lack much of what we have. We have the b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We have a legal system that is open and fair. We have the most agile venture capital system in the world. We lead the world in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all for a simple basic reason. Steve Jobs, speaking at Stanford, was asked by a young man ‘how can I be more like you, how can I become like you?’ And Job famously answered:think different.You CANNOT think different in a nation whereyou cannot breathe free. You CANNOT think different in a nation where you aren’t able to challenge orthodoxy, because change only comes from challenging orthodoxy.

译文: 我喜欢听到人们这样跟我说,如何使用“中国将吃掉我们的午餐”这个俚语。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应该期待她的持续发展。但是女士们先生们,他们的问题是巨大的,他们缺少我们拥有的很多东西。我们有全世界最好的大学。我们有公开公正的法律系统。我们有全世界最有效的风险投资系统。我们在创新和科技上引领世界。这些都是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那就是史蒂夫•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时被一个年轻人问道,“我怎么能像你一样?我怎么能成为你那样的人?”乔布斯做出了著名的回答:“另类思维。”你不能在一个你不能自由呼吸的国家运用“另类思维”,你不能在一个你不能挑战权威的国家有“另类思维”,因为进步只有来源于对权威的挑战。

 

拜登的论点来自于美国的视角,有一定局限。但是他引用乔布斯的那句著名的回答确是很有意思,另类思维。

 

创新一定是来自另类思维,如果按照已有的想法框架,最多只能改进,而不能创新。这点在教育上面非常适用。从作父母教育子女的角度,可以试着问自己几个问题:

 

  • 和子女的对话,是灌输性的还是对话性的

可以把孩子当作同等的朋友给予足够的尊重是对话的前提,而对话是顾虑不同的观点而激励思考的重要因素。如果缺乏主动思考而总是被动接受,就很难做大独立思维,就更不用提另类思维了。

 

  • 有没有对子女犯错给予宽容

对于错误,要提出指正,但是一定要给予宽容。宽容的目的不是认同错误,而是提高孩子去尝试新事物的勇气,而尝试新事物正是培养和刺激自主思维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笔者见到的有意思的人,能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无论年龄大小,对新的未知事物的好奇心都非常大,而且用于尝试。这里借用一位朋友钱包里夹着的一段提醒他自己的话:如果你爱你的孩子,就要允许他们犯错,而且要帮助他们犯错。

 

  • 有没有寻找学习和兴趣的平衡点

就像我们成年人的工作一样,很少有人会说自己的工作是自己特别享受,特别有兴趣的东西,大多数人都是将工作当作生活必须的一部分。这是成年人的悲哀,但不一定要是孩子们生活的一部分。没有兴趣的学习,总是不可能持久,而持久的学习才是提高自己思维能力的最重要因素。我常常想,孩子们的基础教育,最重要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的是教给他们基础知识吗?那应该只是副产品,最重要的是让孩子们找到自己学习的兴趣,这就像火柴刚开始的小火苗,需要我们的耐心和爱心仔细呵护。想了解这一点的重要,只要看看作为父母的我们自己,在离开校园之后,有多少时间我们是用于自己的兴趣学习和兴趣阅读上的?

 

很遗憾,国内的大环境竞争压力太大,当父母在为生存挣扎的时候,很难有时间和空间给自己也给自己的子女,当教育的目的是生存的时候,就很难有土壤让独立思考的种子发芽,孩子长大但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正是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对他们最大的负疚。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