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英国广播教育专栏编辑哈娜理查德森撰写,英国私校指南翻译编辑,引用请注明出处。

 

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的学生家长,大多在社会阶层中占主导地位的岗位工作。这一现象在新发布的中数据中被揭示。2010年至2015年期间,牛剑接受的五分之四学生中,他们父母拥有顶尖的专业和管理岗位,而且这一数量呈上升趋势。

由David Lammy 议员提供的数据,同时也表明一个“令人吃惊的”区域不平等,牛剑本地区的学生入学人数比起整个英格兰北部所有地区的总和还要多。Lammy先生说,他“惊讶地发现”,尽管经过多年的呼吁和努力,牛剑大学实际上却越来越精英化。通过对这份2010年至2015年英格兰威尔士入学学生的资料的揭露,他将大学描述为“旧校园的最后堡垒”,并强调了区域分歧。

 

尽管官方数据表明,两所大学每年花费500万英镑以努力为具有广范围社会背景的学生提供入学机会,实际的结果揭示了在社会阶层排在前两位的工作:高级管理和专业职位,如律师和医生,在这些领域工作的家庭于2010年至2015年间,占牛剑入学的份额从79%上升到81%。

“入学标准”

剑桥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剑桥入学仅以学术考虑为依据,他补充说,对于地理位置不利的学生的最大障碍是学术不佳。 “我们目前每年花费500万英镑研究入学标准,每年与学生和教师有多达19万次的互动。” 牛津大学的发言人说:“我们绝对听取了Lammy先生的意见,我们意识到在牛津大学学习的学生人数和比例存在很大的地域差距。 “

总的来说,来牛津大学读书比较少的地区往往也是学校水平较低,出勤率较低的地区。 “纠正这一现象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家包括来自牛津这样的主要大学的共同努力,以解决这个严重的不平等现象。

 

分析

BBC新闻教育编辑Branwen Jeffreys我们都应该关心谁来到我们的顶尖大学读书,因为他们最终会管理这个国家。 不到1%的成年人从牛津或剑桥毕业,但在这两所大学里培养了英国大多数的首相,大多数的高级法官和公务员,以及媒体人士。

 

正如本研究所示,英格兰南部比北方富裕得多。让我们看看由于家庭收入不够孩子可以享受免费学校午餐的比例就知道了:在白金汉郡,只有5.5%的学生,在萨里6.8%。向北旅行到米德尔斯堡,这一比例达到27.9%, 牛剑大学自己提供的入学资料显示:四分之一以上的剑桥录取通知书去了剑桥当地8个区域接近四分之一的牛津录取通知书去了牛津当地8个区域伦敦和英格兰东南部,收到了牛津和剑桥的48%的录取通知书英国中部获得牛津大学11%的录取通知书,剑桥的12%西北,北东,约克郡加在一起,收到了牛津大学15%的录取通知书,剑桥的17%。

剑桥大学向四个剑桥郡的学区提供近2,953个学额,而向英国整个北部提供了2,619个位置。 而牛津则向四个牛津郡的学区提供了2,812个位置,而英格兰北部的加在一起也才只有2,619个。 同时,从伦敦周边以及牛津郡和剑桥郡的申请人数本身而言,数量也是大大高出其他地区。

 

Lammy先生表示,区域鸿沟的规模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指责牛剑没有履行作为一流国家大学的职责,他说:“牛剑两所大学每年从纳税人那里拿取每年8000万英镑的费用 – 全英每个城市和乡村的人们都要付出代价。

 

“作为国家整体的一部分 – 特别是我们的海边城镇和北部和中部前工业中心地带基本上是看不见的。“如果牛桥不能改善,纳税人就没有理由继续给他们这么多钱。” Lammy先生补充说:“虽然一些独立的学院和导师正在采取措施来改善,但实际上许多牛剑大学的学院仍然有根深蒂固的特权的权利,这是旧校园的最后一个堡垒。

 

他呼吁引入一个集中招生制度,通过写信给所有A Level考试成绩为A的学生,邀请他们申请牛津剑桥,让大学更直接地与有才华的学生进行沟通。

 

编者按:英国地域间的不平等,体现在很多地方。下图是来自ISC(英国私立学校联合会)下属1326所私立学校的分布图,可以看出私校基本都集中在伦敦以及英国东南部。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