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查德·加纳过去12年前一直是英国独立报的教育编辑,他三十多年来一直在教育媒体工作。文章由英国私校指南独家编辑翻译,转载请注明。

一位资深教育新闻记者写道,在教育界一些高级老师的薪水令人目瞪口呆。

 

剑桥副校长Stephen Toope教授在“泰晤士报”的采访中,将他每年36万5千英镑的工资描述为“合理”(请注意,他甚至不将其描述为“好”)。

 

想象一下,如果他去告诉在北部经济落后地区工作的老师:“看,我收入高你10倍。”或者对一名护士说:“我比你重要15倍”。 如果他去告诉英国首相,他比首相重要2倍,那么在首相府不受待见是可以想象得到了。

 

不过,如果他与伦敦南部八所小学联合会执行主管克雷格·坦斯特爵士交谈,他可能会得到共鸣。 事实上,克雷格爵士甚至可能对他表示同情,这是因为爵士有更大的薪酬。在过去一年里,爵士的工资激增了11%,达到了366,983英镑。 现在他被停职,Lambeth委员会正对他进行内部调查。

 

新常态?

当我作为“独立报”的教育编辑工作,年薪提高到8万英镑时,我记我非常忧虑。我不知道我有什么理由来拿这份工资?虽然我知道我没有那位副校长管理的10亿英镑的营业额,11000名员工,19000名学生还有必须监管的20亿英镑的筹款活动,但我不得不问这个问题,他所描述的“无情”的工作量是否真的可以让他享有高于我将近5倍的工资

 

不过事实是这样:Toope教授的薪水在其他风投机构中并不是太过分 – 那里的平均收入为25万7千英镑。巴斯大学的格莱尼斯·雷克斯威尔教授(Dame Glamie Breakwell)每年有45万英镑的薪资福利。同样,克雷格爵士的薪水也令人瞪目结舌。这在学校行业也不是最高的,还有其他多学院的首席执行官轻轻松松达到六位数。

 

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看起来这些都是我们要习惯的薪资水平。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