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哈格里夫斯(Andy Hargreaves)是波士顿学院Lynch School of Education的Thomas More Brennan主席

在我们的学校里,我们应该庆祝获得知识之前和之后的无知感,正是这些瞬间使得学习过程如此的神奇

 

与学习过程本身相比,教育工作者是如此痴迷于知识。是的,就是这样,我们理所当然的要创造知识,运用知识,甚至通过四处走动来“传播”知识。说到这里,我自己也是整个系统的一份子,毕竟我曾经写了一本名为“知识社会教学”的书。但是,所有这些知识有没有被高估了?

 

去年,我在加拿大北部的一个叫Dryden的小镇进行了一些研究。我与七,八岁的孩子们一起上课。当时我是直接从学校董事会办公室过来来的,说实话,我的着装有点过于正式了。我旁边的一小群孩子看着我,开始猜测这个穿西装的人是谁。 “他是新的校长吗?”其中一个人想知道。 “我认为他是总统,”第二个人说。 “不,我知道他是谁,”第三个人喊道,“他是Dryden的国王。

 

在这个过于简短的加冕之后,我不得不告诉孩子们一个令人失望的消息,那就是我不是皇室,而只是一个大学的教授。现在他们知道了真相,但是更有趣和更有吸引力的是他们知道真相之前的神奇时刻 – 一种无知的美好时刻。

 

我们应该珍惜这种无知。对知识和专业的反驳并不是无知的表现,这也不是偏见或愚蠢。这只是不知道,等待和期待即将到来的知识。生命中最幸福的状态之一是将无知与认知分开的那一霎,那一刻区分不知道与知道,区分确定和好奇。 在Google之前的几个世纪,学术研究一直都是一个见证奇迹和想法的时刻,那就是发现奥秘的解决方案,接着是发现更多的奥秘,这在教育过程中是最为特殊的。你正在试图解决的填字游戏或数学方程,你还没有去过的国家,你正在等待的约会对象 – 这些都是人生令人愉快的时刻,“不知道”吸引着我们的想象,得到了我们的全部关注,它们是我们最受教的时刻。 这就是为什么教学如此重要。教学不是关于知识和信息的传递,计算机算法可以给我们这个。教学是关于拥抱,探索和利用知识之前的无知,然后再次获得知识。中国伟大的哲学家和老师孔子说:“真正的知识就是要知道自己的无知。”教学的奇迹在于它如何激发和吸引人们寻找和解决新的问题,永远去探索和挑战。

教师也需要有无知的时刻。德莱顿以南千里,靠近多伦多市,有14位老师聚集在一起,讨论一些“问题学生”学习上的困难。十年前,当时的考试测试风靡一时,学生们被“标记”,当他们在考试结果或者熟练程度上没有达到标准时,教师必须共同制定策略,以便快速提高他们的成绩。而今天,老师教育的重点更多的是学习而不是测试。教师“一起”研究为什么一个特定的学生会在学下上挣扎,然后互相交流他们的想法和见解,试图解决如何帮助孩子学习的奥秘。

勇于承认他们并不真正了解问题所在,是他们职业化的一部分。一起探讨并采取行动,是其协作专业精神的本质。 教育不是关于传递事实或提供任何事情,也不是即时访问在线信息。教育是关于不知道该怎么做时的喜悦,是理解在一个优秀老师的帮助下,无知可以是真正的幸福。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