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特拉福德博士是一位作家,教育家和音乐家。他是纽卡斯尔皇家文法学校的前任校长,曾任HMC主席。他将在1月份担任赫特福德郡Purcell学校的临时负责人

 

伯纳德博士写道,不应该对大学增加无条件录取提出异议,这是大学的非常有意义的举措,可以让多一些学生得到他们需要的休息

 

圣诞节之前的一则消息激怒了英国许多教育管理者和学者,这则消息有关英国的大学。先别提那些高额的学费,校长过高的工资,以及高校招收弱势学生的失败。此次新闻是学校提出的无需考虑学生在夏天A Level的考试成绩,而可以被大学无条件录取: “泰晤士报”引用的数据显示40%的上升。

 

但是,这不是一件好事吗?降低学生获得成绩的压力,是否意味着大学的入学的时代进步? 哦不,不是!这些大学被指责是在抢钱,在考试竞争之外打击申请人(学费往往要9000英镑)。此外,Ucas认为,没有成绩目标的学生表现较差,A Level表现不佳,对未来的雇主没有吸引力。 那么我是在持反对意见吗?哦,不,这不是我的观点。我认识这些对学校的职责狂潮是错误的。 整个教育界似乎都认为,学生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考试压力对精神问题造成重大影响。现在,血多负责任的大学机构正在通过无条件录取来减轻这种压力。

 

要求升级

对大学批评的潜台词是,我们应该继续推动学生取得高分。但多年来,大学的升学要求不断提升:一些顶尖大学的候选人很快就需要拿着A * AA甚至A * A *A才能入学。 在对这个问题的调研中,我联系了我一位以前的学生,我记得他是从剑桥大学获得无条件录取的。恰巧,这位时代专栏作家Sathnam Sanghera回答说,他刚刚写了一篇这样的文章:

 

“回想当年我的上学期间,我从来没有像我在考A Level时那样压力过大。我的妹妹那时候情绪很不稳定,我父亲情况也不好,我的妈妈努力维持这个家。作为我家里的第一个上大学的成员,为了上大学,我在混乱和内疚中挣扎。 “感谢上帝,我收到了剑桥大学的无条件录取,这意味着我只需要拿到两个E成绩,而不是三个A成绩。这个好消息在我最需要休息的时候,让我减轻了压力。”

 

毫无疑问,Sathnam是一个潜在的三A学生,Sathnam在那个夏天“考砸了”,获得了ACC。在他的文章中,他太谦虚了,先不说的一流学位和他年度青年记者的荣誉,二十年来,他还是一位备受推崇的记者兼小说家:他的自传式回忆录“男孩与Topknot”于11月由BBC放映。

 

有缺陷的申请程序

无论如何,大学申请程序都是有严重缺陷的,但目前批评大学无条件录取的诉求也是有严重却显得。

 

实现公平,社交流动和减少考生压力的方法是PQA,就是学生在拿到A Level成绩之后再申请大学。

 

但是,这种变化需要政府和大学都付出代价:我看不到任何政治意愿和勇气作出这种改变.对我来说,这一次,大学不是坏人,他们是英雄, 至少给一些申请人一些休息时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