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Gemma Corby,她是诺福克霍巴特高中的教育专家。该文章来自Tes。

 

值得庆幸的是,过去几年来,英国社会对隐藏性残疾的意识的关注已经提高了。这种自闭症的英文称为ASD或者ASC。

 

然而,当今老师们对ASC的认识并不是很清晰:关于ASC的几个误解仍然占主流。这在学校教育中可能是非常有害的; 本文的目的是尽最大努力为教师带来一些清晰度。

 

误解1:阿斯伯格是“轻度”自闭症自闭症和阿斯伯格其实是一样的,现在阿斯伯格已经成为ASC的代名词。因为,有些人喜欢阿斯伯格,可能是这种称呼不太让人感冒。 这两个术语发展的原因是历史性的。 1943年,美籍奥地利精神科医生Leo Kanner发表了一篇关于自闭症的英文文章,他将其标记为“婴幼儿自闭症”。大约在同一时间,奥地利医生汉斯·阿斯伯格(Hans Asperger)发表了他的文章“自闭症精神病学家”(Die Autistischen Psychopathen,1944),是用德语写的。 结果,这两篇文章分开来发布,尽管它们是一样的。

 

误解2:具有高功能自闭症(指智商中等或更高的自闭症患者,且多数具有语言能力,学习能力较佳、自闭倾向较不明显;但语言理解与表达力、人际互动与聊天的能力仍有困难的自闭症患者。)的孩子问题不大具有高功能自闭症的年轻人可能更加擅长学习和使用一些策略来帮助他们适应学校环境。但是,这需要大量的精力,而且这往往伴随着严重的焦虑和压力。 事实是,许多具有高功能ASC的孩子们整整一天的时间都花在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令人困惑,令人沮丧和有时可怕的世界里面;他们尽最大努力适应,而不能“融入”。当他们感到沮丧或焦虑时,他们也可能难以表达。当他们回家时,他们终于可以放松,会去释放所有被压抑的压力,这些压力可以呈现出相当具有挑战性的行为。 具有高功能ASC的年轻人可能看起来与同龄人一样,但是他们偶尔的奇怪行为可能使他们容易受到戏弄。他们也可能更加情绪化,特别是在遇到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的时候,这可能表现为愤怒爆发的形式。 具有高功能ASC的年轻人也可能非常了解他们面临的困难,这反过来可能扭曲他们对社会的看法 – 他们看起来往往特别敏感。对任务进行规划的技能训练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挑战。 最后但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挑战的结果,可能会导致许多年轻人遇到焦虑症甚至或抑郁症,这可能严重影响到学校的出勤率和进步。

 

误解3:自闭症主要影响男性

幸运的是,这个误解逐渐被消除,尽管与女性相比,有更多的男性被诊断为ASC。 根据国家自闭症学会,各种研究结合证据表明男性/女性的比例范围为2:1至16:1。

 

然而,现在越来越认识到需要有针对男孩和女孩的不同诊断标准。有专家认为目前的标准对男性具有历史性的偏见。例如,重复行为和特殊兴趣的存在是ASC的诊断标准的一部分,但患有自闭症的女孩通常与没有自闭症的同龄人的兴趣非常相似,因此结果无法做出判断。

 

误解4:有ASC的人是天才

这个误解一直很流行, 这得归根于雨人这部电影和一些患有ASC的成功人士,如史蒂芬·威尔特,昵称“人类相机”。然而,ASC的影响具有广泛性,不分背景。

 

误解5ASC是一个学习困难或精神健康问题ASC是人发育成长中的一个疾病。国家自闭症学会估计,诊断为ASC的患者中有48%至56%没有学习困难。但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可能会受极度的焦虑,经常的学校缺勤和/或协作学习困难的影响。 同样,自闭症也不是精神健康问题 – 这是一种隐藏的残疾。 ASC有可能发现自己的心理健康受到社会隔离或受到欺凌的影响。 ASC患者的眼中,世界看起来像一个令人困惑和令人沮丧的地方,这自然会导致痛苦。

 

编者按:英国的数据显示,大约100个人里有1个人有自闭症,这个数字在中国大概有1000万人,其中200万儿童,这个发病率每年在增长。自闭症的儿童需要给更多的空间和耐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