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政府承诺将学生与雇主联系起来。但教育组织认为,社会义工而不是实习工作才是提供雇主真正想要的技能的最好方式

在学习他的生物医学学士学位年间,尼尔·吉列布里德(Neil Gilbride)一直在考虑在接受教育的同时去工作。 在期末考试结束的第三天,他作为一名家长支持工作人员走上了工作岗位。 “这是在金融危机期间,”Gilbride说。 “但是我可以说,我一直在和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孩子们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工作了大约五年,而且完全合法。” 他现在是格洛斯特郡大学的教育讲师。

 

吉布里德自16岁起就一直在为深度残疾儿童的支持计划提供志愿服务。后来,在大学里,他继续在该领域做志愿者工作。 他说:“到了19岁的时候,我可以说我已经有三年的特殊教育经验了。 “我有了管理经验,我帮助培训了团队中的其他人,你无法从实习工作中得到这些经验。”

 

非认知技能

本周,英国教育部宣布,将提供500万英镑,在全国范围内创建20个“职业中心”,将当地的学校与当地的雇主联系起来。 预计中学每年将为学生提供至少一次与企业“有意义的互动”。英国DFE还将拨款200万英镑,试图提高小学生对其职业生涯的认识。

 

同时,由职业机构与企业公司共同进行的研究显示,到11年底,只有54.5%的学校给予学生有意义的工作经验。 最近的数字也显示,过去五年来,兼职工作的学生人数下降了五分之一,这往往是因为学校的学习压力在逐年提高。 但许多教育机构正在质疑传统的与企业的互动方式,如实习工作,是否真的是向学生提供雇主正在寻找的技能和经验的最佳方式。

 

事实上,青年志愿者慈善机构V-Inspired认为,通过进行持续的社会义工工作,学生可能会得到更好的经验。 V-Inspired公司的高级研究和政策经理Vidal Kumar说:“我们高度重视认知技能和智力成就。 “但是也有一套不同的技能 – 非认知技能或者说性格培养。”

 

“在实习工作经验中,重点是与实际工作有关的功能技能 – 例如,学习操作一个“工作”。而志愿者义工工作则会支持的一些其它很关键的技能开发,它注重围绕情感技能的开发:人们如何应对挫折,如何与别人合作,如何应对困难的情况。” “雇主越来越重视这些社会心理和情感技能。” 而且,他补充说,研究指出了这些非认知技能与工作场所更高收入之间的明确联系。

 

“机器人没有的技能”

学校和高校领导协会秘书长杰夫·巴顿对此表示赞同。他说,人工智能的不断完善可能意味着就业市场将会增加对非认知技能的价值重视的比重。 他说:“如果人类要继续让生命有意义,就必须具备机器人所不具备的技能。 “同情心,团队合作,眼神接触。义工的工作可以帮助你培养这样的技能,这种方式是一些比较低级的实习工作所不能给的。“ Gilbride坚持认为,从他多年的志愿服务中学到的许多技能 – 让他在大学毕业后能够直接进入工作的技能 – 对于一个做普通兼职工作的学生来说是无法得到的。

他说:“除非我放弃上大学而直接去工作,没有其他办法可以获得这种经验。”而且,在正式工作的环境中, 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接触到这些技能。”

 

职业与企业公司(Research and Enterprise Company)的研究主管Tristram Hooley回应道,为某一项目筹集资金 – 例如为当地医院筹集资金 – 可能需要在两周的工作经验中争取获得的自主权和创业精神。 同样,他认为,参加团队运动 – 很少被视为等同于工作经验 – 可以教授有用的技能。例如,领导队伍或指导年轻球员可以提供宝贵的领导经验。 他说:“你不一定要说’我想成为一名足球教练’。 “但是你学习的东西可能会让你想’也许我想成为一名教师’。”

 

社会再生产

然而,Hooley也持有一些怀疑的意见,他质疑志愿服务是否可以作为解决所有工作经验的灵丹妙药。 例如,他承认,实习工作往往会加深已有的社会分歧,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学校希望学生组织他们自己的实习工作。 Hooley说:“最大的担忧之一是可能会出现社会再生产的趋势。 “你的孩子去和你的社交圈的朋友一起工作,这样你的孩子将来可能会有重复你的生活的趋势。”

 

但是,他补充道,义工并不是一个打破阶级注意和推广平等主义的乌托邦。从志愿者计划的参与者来分析,来自黑人或少数民族的背景的人群很少,大多数志愿者是白富美,他们也更可能是女性而不是男性。 他说:“所以两者都可能存在问题。 “这是学校更要注意的事情,特别是如果你让孩子找到自己的实习工作,那么就有社会再生产的倾向。学校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要试图打破这个趋势。” 例如,他建议故意派遣学生进行他们以前没有考虑过的工作。或者,学校可以要求学生使用他们自己的联系人来安排工作,并且坚持不要让学生从事自己组织的实习安置。”

 

志愿服务不是理性的,合乎逻辑的事情

此外,Hooley指出,一些学生正在志愿义工的行业寻找长期的职业。还有一些学生可能会在博物馆或画廊进行志愿工作。

 

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工作经验和志愿工作之间的界线太淡薄,他们几乎看不见。

 

事实上,他说,在许多情况下,这种差异确实是微不足道的。他说:“我认为,无论是在志愿服务还是在与实习工作有关的环境中,每个年轻人都可以得到持续的工作以及相关的学习经验。

 

“效果上的差别实际上并不是它被贴上“实习工作经验”或”志愿者服务“的标签,而是你在做什么,你做多久,有什么样的支持,以及是否你去思考你做了什么。如果你坐下来思考,并得到学校的支持,你可能会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此同时,Gilbride还有其他的理由要提防学生们把志愿服务作为工作经验的替代品。“如果有人不想在那里,”他对慈善志愿者说,“这对其他志愿者来说可能是非常有害的。 ”

 

“如果有人照顾一个孩子 – 他们觉得他们不想在那里 – 那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当Gilbride开始做志愿者时,他说,他的职责涉给一个16岁的少年换尿布。 “这不是富有魅力的工作。但是你这样做是因为你有想法,认为可以增加你人生的价值,有所作为。

 

“志愿服务不是理性的,合乎逻辑的事情。大多数人志愿一个慈善事业工作,因为这与他们人生的理念共鸣, 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这可以是一种非常强大的感觉。如果你招揽某人做志愿工作,那就行不通了。有这种联系非常重要。“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