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文来自金融时报,图片来自Getty,由英国私校指南独家翻译编辑,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转载请备注。

 

在北京八一学院的礼堂里,在一个寒冷的早晨,烟雾弥漫,道具破碎,舞台帘布陈旧,机械窗帘杆已经断了。四个小时后,我的22位年龄在14岁的中国男孩子们,再没有任何表演经历背景的前提下,将以英语向台下1500人的表演查理和巧克力工厂这部舞台剧。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告诉他们,戏剧表演是无关紧要的。当我在剧院跑来跑去,试图找到缺席的小演员们,我问自己:我在这里到底在做什么?

 

中国教育近年来越来越被誉为“优于西方”的教学方式。 15岁的全球测试成功加强了这种对东方赞誉有加的感觉:在2012年的国际学生评估测试计划(比萨)中,代表中国的上海,在科学,阅读和数学位列第一。忧心忡忡的西方国家政府意识到,中国教育的成功不可避免地为中国将来在经济和文化的国际优势铺平了道路。或者,正如前英国政府部长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担任国家教育大臣时说的,英国可以“要不然需要像中国人一样努力,要不然我们很快就会为中国人工作”。

 

对于英国很多人来说,解决方案很简单:无论中国人在做什么,我们都需要照做。去年7月,英国政府宣布8000所小学将获得资助,采用“高级”数学教学方法,这是中国所采用的方法。学生总是被教导,整个班更优秀的学生帮助弱者跟上。 BBC去年播放的纪录片“我们的孩子是否够坚强?”中,在汉普郡的一所英国学校,把一些学生交给中国老师来教导,看看他们能否提高成绩。而今年秋天,第一个双语英汉私立小学将在伦敦开放。

 

在许多中产阶级的西方父母心目中,对中国教育的印象受到到各种影响。 Amy Chua 2011年的书“虎妈之歌”的影响,指出西方的孩子们受到西方自由教育的困扰,并且无法与更加刻苦作的中国同龄人竞争。

 

正如我在去年在八一学校经历的五周内所感受到的一样,中国学校上学时间肯定比西方长。大部分学生早上七点三十分左右开始,持续到下午六点,通常晚上也有晚自习。大多数学校也在星期六上课。如果学校没有课,中产阶级的父母会安排私人课程和导师。亚洲是全球私立学校行业发展最快的市场,据全球行业分析师预测,到2020年,该行业价值将近2000亿美元。上海的学生每周花费近14个小时的时间做家庭作业,这接近西方平均时间的三倍。

剧组成员,包括老师 Imogen West-Knights © Imogen West-Knights

教室本身也有很大的不同:学生们坐在一排书桌前,排序经常按班级的成绩。在这样一个单一的环境中,学生没有太多的创意投入。有一天,我坐在一个中文课上,开始时,学生们一直在背诵他们正在学习的文学作品,之后他们在教学期间从老师的黑板上抄笔记。据说这种形式很常见。

 

测试是频繁和严格的,每年每个科目至少会有四次,准备高考。这个年度高等入学考试是进入中国大学的唯一手段,它是残酷的 – 两个考试持续九个小时,包括数学,中文和英语等必须科目,你的分数决定你参加的大学排名。家庭的教育投资对高考结果的影响是巨大的。

 

雨果德伯格教授是肯辛顿韦德私立小学的创始人之一,他是西方越来越多的教育工作者中的一员,都认为在英语教学中采用中国的教育方式会更有优势。他的学校是欧洲第一所完全双语的中英文学校,纳入中国学校的元素,包括上海的“高级”技巧。 “我们当然应该从其他国家学习”,他说。 “对这个话题表示怀疑的最令人悲哀的地方,是过去30多年中国人已经来到英国,而且一直在向我们学习。”

 

对于中国的教育家来说,西方对中国的教育制度的仰慕的时机是非常有趣的。在过去十多年,富裕的中国父母竭力让自己的孩子避免以测试为主要目的中国教育制度,结果就是中国的在欧美的学生数量大大增加:2015年有46,000名中国学生在美国高中毕业, 而2005年只有637人。在英国,根据2016年私立学校委员会的普查,中国人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国际学生群体。

 

现在这些家长也在国内要求有更多的“西方”选择。富裕的父母争相把他们的孩子送到英国传统私立学校开设在中国的分校,如威雅公学Wycombe Abbey和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在中国新开的分校。英国的公立学校也开始行动, Bohunt将于明年在浙江温州开设私立学校。

 

十多年前,中国教育部就发表声明,批评中国的“考试型教育”。近几年来,该部门出台了一项政策,要求学校正式鼓励“创造力”和“创新”。我所任职学校已经清楚地执行这一政策。

 © Xinhua/Barcroft Images London

我的任期有四周- 每周八个小时教学 – 教授戏剧,这得从头开始教,并进行最后的演出。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一个戏剧教学的想法对学生来说来说(大多数中国学校不提供这一科目)是不清晰的。其中一所学校的英语老师向我展示了我的课堂,并表示这将是完美的,因为所有学生都有自己的课桌。当我说所有的书桌都要被搬走的时候,她看起来很困惑。

 

最初,整个班级的学生是非常害羞的:除非接受到直接的指示否则他们都会保持沉默。当他们必须单独表演的时候,他们往往会非常紧张。我们举行了非正式的试镜以选择演员,他们对这个非常重视:多位学生是如此的紧张,以至于难以呼吸。幸运的是,他们已经熟悉了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因为之前学校已经投入了两个英语课程来观看最新改编的电影。

 

在整个课程中,中国的老师反复询问孩子们的表演情况,以及他们的表现是否合格。最初我发现这是一个奇怪的事情:西方戏剧课上的一个主要原则就是只要你在尝试,那么错误是允许的 – 这远离中国教育的原则。

 

在八一学校几个星期之后,我明白,鼓励创造力并不意味着鼓励独立思考。一位老师惊讶地发现,在英国学习历史可能涉及评估各种君主的统治;在这里,历史教学意味着传授唯一的事实,允许这样的评估是无法想象的。

 

虽然我所教授的课程已经得到政府的批准,但这个教育过程与学校内传统以考试为主要目的的教育环境明显分开。更多的中国老师将我们的课程称为“戏剧培训”,而即使在这些课程中,中国式的应用学习的本能也是压倒性的。其中一位辅导老师向我保证,她和她的同事一直在帮助所有的学生。一个下午我路过走廊,她正在责骂一个学生,因为这个学生舞台上的一个英文词读错了。

 

除了已经很大的本身的学习之外,额外的两个小时的舞台表演对于学生们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尝试,这个工作量让我的学生在每次排练结束时看起来很累。但是,他们为了使戏剧取得成功的决心与他们对学校生活的任何其他方面的决心相比豪不逊色。一天晚上,经过长时间的排练后,我回到学校收集东西,发现演员,几位老师,甚至一些家长在礼堂里排练。事实上,后来我的助手告诉我,他们经常在我下课后排练。当我问他们呆多久的时候,回答是不太晚,她说。大概晚上10点吧!

Imogen West-Knights 在学校授课 © Beijing Bayi School

在临近演出的最后阶段,学校内部电视台采访了演出的主要成员和八一学校。轮到我的时候,学生记者们想知道戏剧的意义。很简单,我说,研究表明,戏剧表演可以建立信心,增强社交技能,鼓励有想象力的思想和帮助对文学的理解。但这个问题本身其实就表现了这两种文化之间的鸿沟:在西方,学习艺术所固有的价值被大家默认:帮助个人提高创造力和思想独立性。

 

或者,在英国的这一认知以前是这样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英国对自由人文学科的重视越来越低,资源投入越来越少。很难通过考试来衡量的科目,如艺术,音乐和戏剧,在英国学校的课程上的比重稳步下降。英国创意产业联合会负责人约翰·坎夫弗纳(John Kampfner)带有讽刺的表示:“当其他国家正在努力接受艺术的重要性的时候,我们正在努力忘记它。”

 

中国和西方在对待教育如何提高创造力方面的努力可能正好相反,但其根本原因却是一样的,而且是和经济有关的。西方政府认为,通过改变教育来保护自己的利益,使西方公民不会像Gove先生说的那样“为中国人服务”。与此同时,中国人正在寻求学习如何更具创新性,主要是促进经济。北京教育研究员兼作家Jiang Xueqin告诉我,中国教育创造力的驱动主要体现在企业和科学领域的鼓励创新。

 

目前,英国依然偏爱中国式的教育观念,尽管年初发布的最新比萨考试成果,当把考试对象从上海拓展到全中国,绘制了不同的教育情况。一项研究发现,在一些中国农村地区,近一半的学生在九年级离校,这相当于英国的10年级。中国的排名下滑了,在阅读这一项上排在前20强之外,在英国的后面。

学生们在排练 © Beijing Bayi School

国际教育学者认为将一个国家的制度复制和粘贴到另一个国家是很愚蠢的。教育市场改革研究中心研究主任Gabriel Heller Sahlgren告诉我,在芬兰,另一个被英国政府视为榜样的国家,人们急于赞美和效仿芬兰的教育制度却没有考虑到诸如人口,社会经济等因素,是这些因素使芬兰成为一个特例:“我没看到任何一个试图效仿芬兰制度的国家得到成功。事实上,结果恰恰相反。

 

Hugo de Burgh指出,上海式的数学教学与50多年前在英国数学教学的方式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说中国人有一个神奇秘方,比说我们自己在教育上犯错更加容易。”

 

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戏剧在观众中取得巨大成功,此后,演员们也都喜出望外。课程是否成功?我的每个学生都写了一本记录他们经验的日记,尽管发生了文化冲突,但是很明显,学生从过去一个月来得到很多。日记多次出现的是“信心”,“变化”,“乐趣”。但最令人难忘的日记来自Harry,他写了几个非常诚恳的记录,详细说明了课程如何打开了他的眼睛看世界,如果没有这个表演的机会,他永远不会经历这一切。

 

我想,对于这些学习戏剧的学生来说,这个过程引发了一场富有想象力的火花,这将会塑造他们如何看待世界或者他们自己的未来。但是,这与学校学习戏剧的初衷可能还是会有点不一样,Jiang 老师说:“中国为了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必须在学校教育制度上鼓励更多的创造力。”然后他补充说:“中国的重点是经济增长。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