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喜欢一个好的成功故事,这是人的天性。我们都想知道那个灯泡发亮的时刻,而我们谁也不想听那些什么什么不奏效的案例。 当然除非它可以给幸灾乐祸的损友带来乐趣。

 

在教育方面尤其如此, 世人不停在世界寻找那些闪光的案例–最成功的教学方法、最佳的干预措施,最好的领导人, 以及在政策层面上最成功的国家。芬兰、新加坡、越南–现在是哪一个?

 

我们有一个永无止境的愿望去效仿, 提升, 却没有去考虑适应和关注那些案例的背景。正如伦敦大学学院教育研究所名誉教授迪伦威廉·拉那德所指出的, 一切的成功都离不开环境, 换个地方都不起作用。

 

然而, 我们没有气馁, 勇敢地战斗, 从巨大的损失中摘取那些胜利。尼克. 罗斯认为, 这种对成功的痴迷需要继续下去。如果我们经常去检查失败的原因, 而不是仅仅对成功进行肤浅的欣赏, 那么我们将会学到更多的东西,可以向前更进一步, 前进的过程中判断的运气往往一样重要。

 

著名的物理学家理查德. 费曼说过,”第一个原则是, 你不能愚弄自己, 你是最容易愚弄的人。

 

检查证据

那我们怎么才能停止自欺欺人呢?在研究什么是可行的和为什么的时候,答案必须有证据证明, 但更重要的是, 我们需要真正理解什么行不通和为什么行不通。我们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世界上不断地寻求确定性, 并因害怕失败和不知道而备受困扰。

 

但最重要的正是对无知的承认, 承认我们不知道足够的多的知识,而 这将提供我们的解决问题的答案。

 

 

教师必须将教育研究转化为课堂实践。教师们需要自己决定如何最好地做到这一点,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情况。

 

不能奏效的是家长式权威填鸭做法。教师需要通过自己的想法来思考问题, 并决定在他们的课堂上为孩子们做什么。毕竟, 教书既是一门科学, 又是一门艺术。

 

威廉·拉那德提醒我们, 教育的案例研究只能告诉我们什么是, 而不是什么可能。而教育工作是发展”可能”, 激励老师, 激励孩子们的信心,去大胆拥抱失败, 失败将告诉我们, 什么行不通, 这和什么行的通一样有价值。

 

正如发明家爱迪生在他自己的灯泡闪亮时刻所说的: “我没有失败1万次-我已经成功地找到了1万种行不通的方式。

留言